七星彩走势图200期|七星彩开奖查询

廣東省扶貧信息網 > 工作動態 > 各地動態

激發貧困戶發揮自主生產力 一村一品振興發展集體經濟

發布日期:2019-04-01 15:02:00    作者:    來源:

  河源,又稱“槎城”,廣東省地級市,因擁有華南第一大湖“萬綠湖”而聞名,水質量居于全省第一,環境優美特產豐富。位于廣東省東北部、東江中上游的河源市,也是東江流域客家人的聚居中心,有著“客家古邑,萬綠河源”美稱。地理環境雖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但因種種原因,河源市在建檔立卡時貧困人口仍有39760戶、109313人,占河源市總人口的3%。如何發揮貧困戶的主觀能動性,幫助大家真正脫貧,同時振興村集體經濟,為貧困村帶來一條創收發展之路?這是河源扶貧的總課題。

 

  建檔立卡貧困戶通過就業走上脫貧奔康大道

  澗頭鎮大往村,地處萬綠湖的水源頭,良好的生態環境沒的說,但曾經,交通不便是他們發展受限的最大硬傷。下了高速公路,司機開了一段路后,導航提示前往大往村需往左后方轉,抬眼看去,左后方明明是一座山,卻在山腳下硬是豁開了一個山口,開了條盤山的公路,這就是通去大往村唯一的路。山路雖不寬,但硬底化卻做的很好,車行平穩,風光獨好的大往村就這樣驟然呈現。“這條大往河繞著我們村子過,是萬綠湖的源頭水,2016年精準扶貧開始之后,我們和幫扶單位一起,不僅擴寬了進村的這條盤山村道,還疏通了堵塞了好幾公里的大往河,讓水更清、山更秀,保護好這里的生態環境。”河源市派駐大往村的第一書記賴少略指著村口流水潺潺的大往河說,大往村最大的優勢就是生態好,村子里還有3、4萬畝的生態林,以后可以大力發展生態旅游業。

  今年24歲的丘偉榕,就是大往村土生土長的村民。九年前,丘偉榕的父親中風癱瘓,一直坐著輪椅,全家人生活的重擔就落在了母親的身上。丘偉榕學習成績不錯,為了供他讀書上學,哥哥中專畢業后就去了模具廠打工,母親種田、打臨時工,一家人生活勉強還算過得去。可偏偏,2016年,頂梁柱哥哥突然患上了尿毒癥,別說掙錢了,每個星期都要去透析三次,家庭開支驟增,一家人因病、因學致貧。2016年開展了精準扶貧之后,丘偉榕一家納入了建檔立卡貧困幫扶對象,通過大病醫保解決丘偉榕哥哥看病的大部分醫療費難題。2017年,丘偉榕大學畢業后通過筆試、面試成為深圳機場的一員,實現就業扶貧,向著脫貧奔康又邁進一步。

以前做夢都想蓋個好兔舍,現在扶貧幫他圓了夢

  大往村生態環境好,很多農戶都有養蜂釀蜜的傳統。可對于家庭式養蜂,存在食品安全、品牌效益、銷路不暢等種種問題,很難形成規模走向市場。為了壯大村集體經濟,2018年下半年,大往村成立了農業專業合作社,把村里的蜂蜜、兔肉、茶葉等優質農產品都收購過來,再通過檢測和加工,打造大往村農產品的品牌特色。在深圳機場集團幫助下,合作社拓寬蜂蜜銷路,讓村子里養蜂的農戶們增加了收入,同時壯大了集體經濟。不僅如此,光伏發電站、“碳匯交易”等措施盤活了大往村的生態價值,為村集體經濟發展提供了一條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村干部交口稱贊的大往村貧困戶丘鏡平,今年47歲。以前在精準識貧階段,他的兩個孩子都在上大學,家里還有三個老人需要贍養,其中二個癱瘓在床。丘鏡平很勤勞,是一個養兔能手,由于資金問題,一直都是小打小鬧,不成規模。2017年,深圳機場集團幫助丘鏡平在離家不遠的自留地新建了一個1000多平方的新兔舍。“目前有五個房間,最多可容納1500只兔子。”丘鏡平說,去年一年他買了200多只兔子,每只能賣200元。因為自己有種兔繁殖技術,丘鏡平養兔子的成本并不高。養兔子一年能掙4萬元,兩個孩子上學的費用解決了,家里的生活也越來越好。“你看他,在兔舍前還養殖木耳香菇、種榨油的山茶,充分利用每一處閑置用地,每年也能多一筆收益,吃苦肯干,勤勞不勤勞?”賴少略說,扶貧政策和資金讓丘鏡平“蓋個大兔舍一展身手”的夢想得以實現,兔肉供不應求,真正實現了脫貧,致富也是指日可待。

    

  扶貧貸款讓他盤活整個家,還清欠款走上富裕路

  大往村環境雖好,但地處偏僻,交通不便利,而且村里的小學被撤并后,孩子們只能去鎮上小學上學,很不方便。2015年,幫扶單位解決了通往大往新村部分基礎設施,方便了居民生活。“現在老村這里只有100來戶了,基本都是些不舍得離開的老人住著。新農村建設,一套房子的建設總成本是25萬左右,第一期農戶只要出5萬(2房),第二期農戶只要出6萬(3房),就能住進新房子。”賴少略說,大往村有個村民叫丘文城,患了喉癌要長期吃藥,之前沒有生活來源,幸好新農村建好后,他在這里開了個小的士多店,靠賣賣日用品和幫人拉煤氣賺錢,解決了孩子讀書和生病吃藥的難題。

  從老村搬出來的,還有今年47歲的丘美源。為了幫助他,賴少略等扶貧干部沒少費口舌,經常到他家一坐就是幾個小時,開導他、說服他。丘美源是個手藝人,做得一手好鋁合金門窗,曾是村里家喻戶曉的能干人。可2005年,丘美源的大兒子出生不久就被確診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為了給他治療,丘美源耗盡家財,還欠了很多外債。直到八年前,大兒子去世,丘美源人一下子垮了,對生活沒了斗志,只天天窩在大往村里種田度日,家里因病致貧。2016年6月,駐村工作隊了解到丘美源的情況,便來到他家中鼓勵他,讓他到村外去開個鋁合金門店,靠著手藝發財致富。整整鼓勵了一年,2017年9月,丘美源才終于鼓起勇氣,在免息貸款和扶貧幫扶資金的幫助下,在澗頭鎮鎮政府對面租了個門店開起來,搬出了大往村舊村。“有活干時,一天能賺300多,債早就還清了。”到了今天,丘美源都十分感謝這些扶貧干部,沒有他們一再地鼓勵,自己也沒有辦法實現人生的逆轉,靠著扶貧幫扶盤活了整個家。“新農村建設也給我帶來了不少生意,我的門窗做的好,物美價廉,鎮上的人都愿意找來給我做。”丘美源黝黑的臉龐笑開了花,現在自己的另外兩個女兒也漸漸長大了,生活有了盼頭,日子會越來越好。

 

  與企業合作辦規模養雞場,村民帶頭建扶貧車間

  在連平縣富樂村,一直都有著村民和企業合作養雞的傳統。“以前就有十幾戶的村民,在村干部的帶動下,跟溫氏集團合作養雞。就是企業提供雞苗和飼料,村民負責飼養,雞養大出欄后就由企業統一收購。”深圳市南山區城市管理局的駐村干部何銳說,這種合作模式已經維持了十幾年。

  2016年5月,何銳等駐村干部來到富樂村,在詳細考察了富樂村的現實狀況之后,他們覺得養雞業是個不錯的項目,值得加大投資把它形成規模化,作為主打扶貧產業帶動整個村子脫貧致富。“村民只管養雞,不愁銷路,我覺得和企業合作是個很好的出路。”何銳笑著說。說干就干,2017年1月,新的雞舍開始動工建設,到10月份第一期3棟建成,每棟雞舍可養15000只雞,一年可以養三批,也就是一年可以出欄13.5萬只雞。 掰著手指頭,何銳算了一筆賬,平均一只雞的利潤有3.5元,從2017年7月到2018年12月,共出欄了12批(15.6萬只)雞,這里的總利潤就是54萬元。“建設的雞舍的投資費用,一部分是幫扶單位籌資70萬,還有就是貧困戶的個人配套扶貧資金投資占股分紅,比如說一個人投資5萬元,每年就可以有10%的分紅。”何銳說,2017年7月到現在,給貧困戶的分紅總數已經達到15萬元。不僅如此,養雞場需要人手,大部分雇傭的都是當地的貧困戶,一個長期工的工資是每月2500元,短期工也有日均100元的收入。富樂村的55戶貧困戶,脫貧率已經達到了100%,光是養雞場就帶動了27戶貧困戶脫貧。

  正說著話,門口突然響起了喇叭聲,一輛看起來嶄新的本田小轎車停在了養雞場門口,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從駕駛位走了出來。他叫黃志輝,是富樂村人,今年48歲的他,天生矮小,且家境貧困,一直都打著光棍。因為身材特殊,黃志輝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直到富樂村新的養雞場建好,村干部就推薦黃志輝來做長期工。“他從2018年5月來到養雞場務工,有了一份穩定工作之后人的心態都不同了,家里還養了一批兔子,加上打散工掙得錢,已經脫貧。這不,前幾天還花2萬多買了個二手的小轎車,開心壞了。”何銳說,黃志輝人雖窮,但觀念超前,他現在有了穩定工作,且踏實肯干,生活會越來越好的。“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啊,就是能早日娶個媳婦,然后開車帶著我老娘和媳婦,一起去看看風景!”黃志輝靦腆地笑了。

  除了養雞業,富樂村還和村民賴永亮合作,牽頭辦起了一個富樂村利民線材廠,這個廠是幫知名手機企業制作代工數據線,現在生意非常好,去年七月才成立,到年底時村集體已經有了十幾萬的分紅。“我們采取投資分紅制,分紅的錢入村集體,一方面成立兩個基金,即大病救助和教育基金,一方面作為村基礎建設所用。”何銳說,去年富樂村村民考上大學的就有七個,給他們一共發了1.8萬元的助學金。從2016年到2018年,富樂村的村集體收入已經達到了73萬元,帶動村民集體脫貧。

    

  “紅黑紫”產業三條腿走,村集體富了他們都脫貧

  人人家中做菜都會用到的大蒜,經過深加工會產生什么樣的奇妙變化?不試過黑蒜的人可能很難想象,原本辛辣脆嗆的口感完全被甜、軟、糯、香所取代,一口咬下去,就像吃到果脯的神奇感受,讓人欲罷不能。連平縣柘陂村,在歷史上就是有名的大蒜種植地,已有五十多年的種植歷史,大蒜出產品質很高。“在柘陂村,以往種的蒜好,但豐產不代表豐收,有時候有價無市,農民得不到實際收益。”河源市市場監管局派駐柘陂村第一書記葉慧星說,他們考慮到柘陂村大蒜種植的特點和局限,引起了企業合作,生產大蒜的深加工產品——黑蒜,沒想到意外打開了市場。“去年9月29日,我們在河源市的客家公園做展銷,沒想到三天就賣了三千斤,銷量十幾萬元。”葉書記說,黑蒜的口感很好,又大部分保留了蒜的營養價值,可以當零食即食,也可以煲湯佐菜,所以很受大眾歡迎。

  在黑蒜加工廠,一次可容納3噸的兩個發酵倉已經供不應求,馬上又要進行擴大化建設。“一顆蒜頭,從入發酵機到出品,需要三個月的時間。這家黑蒜加工廠也是目前全市唯一一家取得食品生產許可證的黑蒜加工廠。”葉書記說,貧困戶參與種植的都可以獲得收益,不僅如此,如果全量上去,加工廠還可以容納十多個貧困戶就業(臨時+全職),而省扶貧資金投資該廠的建設部分還可以獲得每年10萬元左右的分紅,目前分紅都是給到貧困戶,在2020年之后就歸入村集體經濟。    

  不僅有黑蒜,柘陂村還引進了一個省一級項目合作,通過投資企業種植玫瑰花、開發玫瑰延伸產品,如玫瑰花茶、玫瑰花露等,為村集體經濟掙得分紅,帶領全體村民脫貧。“這里一天需要用工二十多個貧困戶,如果是采摘峰期,一天最大可達到120人的用工量。”葉書記說,玫瑰園對于貧困戶的用工需求量比較大,此外每年也有分紅會給到村里,“像有個貧困戶吳志紅,她一般上午來玫瑰園干活,下午就回到自己家的蒜田里種蒜,等于有了雙份收益。”如今,柘陂村的79戶貧困戶,今年都已經達到100%的脫貧。為了進一步鞏固扶貧成果,扶貧干部們預計3月下旬還會開啟一種中藥作物——紫珠的種植,希望能為柘陂村帶來更多更好的收益,讓村民們都能脫貧致富。(河源扶貧)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七星彩走势图200期 快乐赛车官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 博彩王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金门娱乐国际 北京pk拾计划预测 北京pk10全天期计划 双色球稳赚法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万人棋牌官方网站